跳转到主要内容

全国最大老鼠仓案”——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

最大老鼠仓案:马乐缓刑变3年有期

本案由本团队律师承办

最高法改判“最大老鼠仓案”:马乐被判3年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该院再审的“全国最大老鼠仓案”——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依法对马乐改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913万元;违法所得人民币19120246.98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此前,马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该院再审的“全国最大老鼠仓案”——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依法对马乐改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913万元;违法所得人民币19120246.98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此前,马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经理表示,马乐案对基金业的警示作用非常大,在刑法修订案实施后,法律对 老鼠仓类的行为打击更加严重了,这将对基金、资产管理行业的老鼠仓行为起到 非常大的威慑力,未来铤而走险的人可能会减少.
上海市锦天城(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明认为
纵观马乐“老鼠仓”案的一审、二审和再审裁判结果,一审、二审和再审法院均认定马乐的行为构成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重大区别在于:一审、二审法院在量刑上对马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对马乐改判有期徒刑三年。
其原因是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原审裁判因对法律条文理解错误,导致降格评判马乐的犯罪情节,对马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不当,应予纠正。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理解《刑法》第180条第四款的规定,即对于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是否存在“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二个量刑情节。
《刑法》第180条第四款规定:“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对于这里的“情节严重”,在实践中,理解上存在不同认识。一种观点认为,这里规定“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那么,就只能依照《刑法》第180条第一款中的“情节严重”的量刑档次处理,不存在“情节特别严重”的问题。
另一种意见认为,这里的“情节严重”只是入罪条款,即达到了情节严重以上的情形,依据《刑法》第180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罚;至于具体处罚,应看符合第一款中的“情节严重”还是“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分别情况依法判处。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合议庭认为,第二种意见是正确的,考虑到马乐具有多个法定及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综合全案的情节,对其依法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相关阅读
《南方周末》:史上最大老鼠仓案金牌基金“养”硕鼠
写于2013年8月
马乐事件既是博时基金管理乱局的一个缩影,又暴露了公募基金存在诸多制度性缺陷。从更深层原因看,也与缺乏诚信与道德的社会大环境有关。
“我的梦想就是寻找能涨10倍的股票。”2011年,在广州一场投资策略会上,博时基金投资经理马乐给投资者做了一场演讲。这句颇有激情的宣言让台下的基金持有人印象深刻。
然而,让这些基金投资人大失所望的是,马乐在两年半任期内管理博时精选基金的业绩为-14%,不仅给基金带来10亿元左右的亏损,还涉嫌操作高达10亿元的老鼠仓,其规模之大在中国基金业史上首见。
根据证监会2013年8月初通报,马乐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博时精选基金交易的非公开信息,操作他人名下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相同股票七十余只,交易金额和获利金额较大。
博时基金是中国内地首批成立的五家基金公司之一,其管理规模达到2000亿元,堪称业界翘楚。马乐的巨额老鼠仓并非证券行业孤立个案,与此同时,深交所前员工李洪弢也被举报通过手机微信传递上市公司内幕信息牟利。在更早前,万家基金、中信证券还曝出巨额利益输送的债市老鼠仓事件。
这些事件凸显中国资本市场内幕交易之猖獗,也让证券基金行业再次行走在危险的边缘。
“鼠患”横行
“马乐那个时候是否有老鼠仓不太清楚。”该博时前员工解释说,那些靠老鼠仓一夜暴富的人都过上悠哉的奢侈生活,相比之下,马乐仍然保持勤奋工作的本色。
马乐10亿元老鼠仓规模再度刷新基金业内幕交易纪录。此前被称为“史上最大老鼠仓”的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的涉案规模不到3亿元。马乐的一位博时前同事将此形容为“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据该名博时前员工介绍,马乐2006年来到博时基金,还是个小字辈,担任研究员的马乐非常勤奋,平时分析上市公司资料,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是家常便饭;为了调研上市公司,一年有1/3的时间在外出差,调研记录的笔记本装满了大纸箱。
“马乐几乎狂热地寻找Ten-bagger(能涨十倍的股)。”该人士说,马乐十分推崇成长投资,这与当时股市流行的价值投资理念显得格格不入;但马乐独树一帜的另类做法,让当时的博时总裁印象深刻,并逐渐受重视。
当时股市正处于2007年的大牛市中,老鼠仓已开始在基金业泛滥。这一年,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唐建成为老鼠仓被查处的第一人,撕开基金业老鼠仓黑幕之一角。不久,南方基金王黎敏也被前妻举报有老鼠仓而被证监会处罚。
彼时,老鼠仓已经是基金业公开的秘密。据上述博时前员工透露,当时公司里胆子小的同事帮着亲朋好友操作几十万的小账户,“胆子大的同事刚工作两三年就能在深圳买上千万元别墅”。
“马乐那个时候是否有老鼠仓不太清楚。”该博时前员工解释说,那些靠老鼠仓一夜暴富的人都过上悠哉的奢侈生活,相比之下,马乐仍然保持勤奋工作的本色。
2009年深圳基金业再曝老鼠仓乱象。融通基金的张野、景顺长城基金的涂强、长城基金两名经理韩刚和刘海分别落网,老鼠仓在基金公司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根据深圳证监局通报的资料,在该局对基金公司的现场检查中,有不少基金经理直接在办公室电脑里为自己的老鼠仓账户下单买卖股票;还有诸多基金员工通过MSN、QQ等网络聊天工具泄露各种内幕信息。
甚至在证监局的现场检查中,还出现各种离奇的滑稽情节,比如有人当场抱起电脑就跑了。
深圳基金业“鼠患”成灾的同时,博时基金老鼠仓问题相对来说并不突出。据知情人士透露,博时领军人物肖风当时对此也颇为头疼,为杜绝老鼠仓,博时一方面高薪养廉,给基金经理年薪高达数百万;另一方面,肖风积极推动高管股权激励计划,希望基金经理的利益能和公司利益捆绑在一起,减少其道德风险。
在肖风谋划管理层持股计划的同时,马乐仍然乐此不疲地寻找所谓的十倍股,并以其激进的成长投资策略在博时内部崭露头角,并于2010年成为博时管理专户的投资经理。
2011年7月,由于管理层持股计划长期遭到大股东招商证券反对,肖风辞去博时基金总裁。肖风离职前一口气提拔五位副总裁,马乐也被提升为博时精选基金经理——此举也令博时内部人士意外,因为那时马乐资历尚浅,比他资格老的同事大有人在。
从2011年4月起,马乐掌握超过80亿元资金的生杀大权。在其朋友看来,马乐胆子逐渐变大,经常与各类股市江湖人物应酬,其中不乏豪华游艇之类的声色派对,“从那时起,他开始明白了权力的作用”。
升级版老鼠仓
他们仔细研究李旭利等基金老人违规手段的漏洞,并找出一些应对的办法,弥补老鼠仓的破绽,“反调查的意识和能力都非常强”。
就在马乐担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之时,前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老鼠仓”东窗事发,遭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及调查。李旭利之前曾在南方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私募重阳投资任重要职务,是投资界大佬级人物。
李旭利被抓后,基金界一度噤若寒蝉。监管层此时也严厉打击内幕交易,让不少老鼠仓老手惴惴不安,悄悄减仓。2012年,担任证监会主席不久的郭树清警告说:“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会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的重视。”
但令人吃惊的是,马乐对监管层的警告置若罔闻,不仅顶风作案,还把老鼠仓逆势增仓到10亿元之巨。
“操作手段越来越复杂隐蔽,马乐不愧是高智商犯罪。”接近深圳证监局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据其介绍,在马乐等新一代基金经理案件中,他们仔细研究李旭利等基金老人违规手段的漏洞,并找出一些应对的办法,弥补老鼠仓的破绽,“反调查的意识和能力都非常强”。
比如,李旭利等人的老鼠仓大多是亲属的股票账户;老鼠仓下单的互联网IP地址,来自其所在基金公司办公室;MSN、QQ常常留下聊天记录,这些都成为公安机关侦破案件时轻易拿到的有力证据。
在马乐等新一代基金经理“升级版老鼠仓”中,这些破绽均被有效弥补。他们在操作中从不留下真实身份——操作的股票账户,全都是他人的名字,任何亲朋好友的账户都不用;与他人签署的合作合同,也用的是假名;在外租房、办宽带网,同样使用假名,以此避免在办公室下单;也从不使用MSN和QQ聊天,甚至连手机微信都很少。
一些创新的金融产品也成为升级版老鼠仓的“避险天堂”。例如,融资融券的信用担保账户,可以让老鼠仓掩饰得更隐蔽;某些伞形信托产品,也成了老鼠仓栖身之地,一位信托人士则讽刺说:“这些金融产品在以创新的方式耍流氓。”
“他们把一些调查手段、取证方法、金融产品都研究得非常透彻,甚至交易所、监管层发现异常交易的账户后,都很难确定操纵股票嫌疑人的真实身份。”上述人士说。
从公开信息推测,马乐老鼠仓疑似账户有四:其一是名为“赵秋怡”的自然人账户;其二是银河证券等数家券商信用担保账户;其三是以华润深国投信托尊享5号等3款私募信托产品;其四是平安创新资本。以上疑似账户与马乐任职期间的博时精选基金重合度较高,多次同时精准跟随该基金。
目前马乐老鼠仓的具体涉案账户还未得到监管层和博时基金证实。但能确认的是,华润深国投信托尊享5号是博时公司专户理财的私募信托产品,投资顾问正是博时基金和马乐。据知情人士介绍,这3款私募产品是公司层面推出的信托产品,有公募向私募进行“利益输送”的嫌疑,但很难算作马乐个人的老鼠仓。
目前媒体对马乐老鼠仓账户的诸多猜测,也凸显其操作的隐蔽性。市场诸多传闻声称,深交所排查出300个可疑账户,在得到博时内部人的举报线索后,深交所将可疑账户的交易记录与博时精选基金一一作对比,从而找出一个10亿元账户和一个3000万元的账户,这两个账户与马乐管理基金的重合度最高;据称3000万账户获利甚多,赚了2000万。
“10亿元资金应该是他人提供马乐合作操盘的,马乐即使赚钱再厉害,也不可能两年里挣10亿元。”一位接近马乐的博时员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马乐在公司很谨慎,很少谈私人买卖股票,偶尔有次酒后失言听他说赚到3000万就收手。”
“估计看到老鼠仓赚钱如此容易,马乐实在收不了手,人性的弱点——贪欲在金钱面前暴露无遗。”该名马乐同事叹息说。
百万富翁与千万富翁的战争
对外低调的马乐,在人事斗争中异常兴奋,是冲锋陷阵的风头人物,很有可能由此招来报复,“马乐也是派系倾轧的牺牲品。”一位接近博时基金的人士说。
自从肖风离职两年多来,博时基金一直深陷人才流失和人事纷争的泥沼。随着新总裁何宝的加盟,博时开始形成三个派别。一个是所谓的国际派,即何宝积极扩张的国际业务部门;另一个是元老派,这是由博时一些老人组成;此外,还有代表大股东招商证券的人,所谓“招商派”。
元老派和国际派对立日趋严重,博时多名副总裁和总监辞职,留下来的中层干部因不满2012年年终奖分配,发动一场针对总裁的逼宫事件。这场中层干部对总裁的对抗也被业内戏称为“百万富翁与千万富翁的战争”——早在肖风时代,博时中层干部就有超过百万年薪,总裁年薪则高达千万元。
公司由此陷入派系混战,员工开始站队,许多老人支持代表大股东招商证券的董事长,国际业务员工则站在总裁一边。2013年中,博时进行一次由公司中层给高管的内部打分,结果,总经理失利,最终离职。
“马乐还是嫩了点,被当枪使了还不知道。”上述博时员工说,对外低调的马乐,在人事斗争中异常兴奋,是冲锋陷阵的风头人物,很有可能由此招来报复。
马乐的被举报过程,外界并不清楚。而有关举报过程的传闻由此在坊间流传——一种说法称,在秘密搜集证据时,举报者甚至使出了窃听技术,还请黑客攻破其电子邮件和账户。不过,博时基金方面并未证实这一传闻。
马乐似乎一切都被蒙在鼓里。直至五一,他准备与家人出境旅游,才发现自己护照被“边境控制”,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但为时已晚,他于2013年6月被证监会正式立案调查。
马乐事件只是博时基金管理乱局的一个缩影。派系斗争不仅让博时风控体系形同虚设,同时也让高管失去进取精神,更多考虑自身得失和短期利益。
从行业层面看,公募基金存在诸多制度性缺陷,诸如激励机制扭曲、管理层不能持股、基金经理个人投资缺乏正常渠道,等等。从更深层原因看,缺乏诚信与道德的社会大环境决定了老鼠仓是基金业的常态。
“贪念一起,步步都错。就算没人举报,马乐迟早也会东窗事发,”上述员工称。

最高法改判“最大老鼠仓案”:马乐被判3年

 

工匠精神    追求卓越

专注、专业、精益求精

phone
sms
email